纤手玉足话女孩子,梦里相爱的人

日期:2019-11-10编辑作者:844网站
还没踏上西方的国土,就被书中描写的情形先入为主地灌输了美国如何如何文明的印象。出国后自然就把文明作为约束自己言行的紧箍咒念得抑扬顿挫,人也在资本主义的康庄大道上谨言慎行,亦步亦趋。入乡随俗是我向西方人学习的第一步。在不同文化背景的过渡中可谓磕磕绊绊,纠结痛苦。慢慢习惯了一些东西,当然时常还会有许多新的冲突不速之客般的需要面对。而能聊以自慰的也不过是:学习和适应一种文化,决非一朝一夕的事情。我努力做个文明人,目的只有一个不想让西人轻视。人可以在亲朋家人面前行为举止不加掩饰,而在外人面前总要表现出人模狗样,礼义廉耻来,咱中国人有这传统。我在敌忾贬低自己同胞的修养如随地吐痰,公共场合大声喧哗,小便不冲厕所时,也在改进自己身上的这些问题。出国十多年,觉得自己在文明方面有了点进步。同时我也在日常生活中看到西方社会文明不彻底的一面,比如撒谎,推卸责任,歧视。如果说这是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层面的问题,那么女人把乳罩当钱包用就是行为范畴方面的问题了。且不说在公共场合肆无忌惮的在私处取,放钱币有多么不雅,就是从卫生的角度而言也不值得提倡吧? 起初我以为这只是少数人的行为,但接触客户时间久了,我发现很多女人都有这种嗜好,而且绝对的习以为常,看她们神态自如的就像在衣服口袋中取放钱包一样自然时,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如果说头几次我还不好意思的把头别去他处,以后见的多了自然就见怪不怪了。但我怎么也不能把这种行为看成一种文明的举止,起码应该是不可示人的隐私。这种现象算得上资本主义社会的一枝奇葩,抑或是文明社会在进化中有所保留,起码不够彻底。哈哈,调侃一下。前几个月在纽约,有许多白人女人或聚众,或在网上公开和要和男人有一样的权力,即可在公共场合无上装的自由行走。难道也是一种文化思潮? 国内现在流行裸照,以至于裸模变成了一种新兴职业,风声水起。更有甚者,许多人已经不满足单纯的裸照,而一定让私处一览无余才算裸的风气大行其道,而且甚嚣尘上。真可谓中西合璧,道德沦丧,世风日下。什么是文明社会应该提倡的东西? 抛开东西方价值观不论,人总得给自己保留点什么吧。真看不懂了,一切都似雾里看花,似是而非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俄罗斯伟大的诗人普希金曾说:“在整个俄罗斯,也难找出三双女子秀丽的脚来.”实际上,不仅仅是在俄罗斯,在美利坚也是如此.

彬是我的梦中情人,在梦里,他常常骑着白马向我走来。他是我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的同学。 那时三年级分尖子班,我被分到和他一班,他长相很帅,以貌取人的我就这样认识了他, 开始喜欢上了他。后来高中毕业考大学,听说他报了上海复旦大学,却被本省的师大录取。我那年没考上,重读了一年。复读的那一年,我把他的名字写了放在桌子上,他成了我考大学的动力,就连他想上的大学也变成了我努力的目标之一。那一年,我很忧郁,压力也非常大。我和其他复读的孩子们一样,肩负着父母及家人的寄托,除了努力考试,不敢有什么想法。班上也进来一些没见过的新面孔,我渐渐地把彬忘却。那种忘却并不难,因为我和他之间有的只是一个少女一厢情愿的爱恋。后来也不知为什么,我的英文成绩开始出奇地好,加上远走他乡的渴望,等我再次填第一志愿时,我选择了远在北方的一所大学。我和他在我上大学前其实没有讲过话,唯一和他近距离的接触,是在初中时和他坐得很近,中间只隔着一条过道。那时常常偷听他和别的男孩子讲俏皮话,也常常偷看他,有时去别的同学家玩走路经过他家门口,也期待着他突然从家里出来,好看上他一眼。我想我在他的眼里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,而他在我眼里却是耀眼的一颗星星,他的光芒刺得我睁不开眼。他不仅人长得帅,而且嗓音优美,任何的宣传活动,都少不了他。我那时外表虽不张扬,却是一个心气极旺的女孩,不喜欢和装腔作势的女生来往,而他却和她们来往密切,这让我觉得他和我并不是一类人。后来,我二姐嫁给了彬的堂兄,我就一直有机会听我姐说到他的情况。我唯一跟他说话的一次是回中国过年。有一天,接到他的电话,他正跟几个高中同学聚会,知道我回国,问我想不想过去坐一坐聊聊天。我去了,坐在他旁边。那时有了孩子的我,见到他有一种很陌生的感觉,大家聊着聊着,不知怎么聊到了以前喜欢过的男女生,我被问到时,就说了他的名字,并且在说到他的名字时,大胆地看着他,似乎这事对于我,已经是前世的事情,当然也不知道害羞,大家一笑而过。我的先生是我的初恋,我们的婚姻也因为相互的不够了解,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磨合期。在许许多多争吵后的夜晚,失望,沮丧和孤独相伴的时候,回忆那份喜欢一个人甜蜜便成了我常常要做的一件事。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常常梦见他, 心情不好的时候,就盼着早早入睡, 能在另一个梦的世界里快乐着。我不厌其烦地在梦里咀嚼着这份甜蜜的感觉,并陶醉其中而不愿醒来。在美国的生活的很多年,我过着电影阿凡达的男主人公的生活,辗转于现实和梦境之间。我后来渐渐尝试着改变自己,让自己在爱一个人时不要有所期待,只求付出,不奢望回报。这种尝试让我变得轻松快乐起来。最近一次听我姐说到彬,她说他官做到了地区人事科长,无聊的时间会打麻将赌钱;她还听说她太太抱怨他赌钱,他因此打了她。我好像在听了这件事后,就很少梦见他了。

[性夜]小小说不知道什么时候,迷蒙中感觉身边多了一个人。一个像极了你的人,就坐在我身边,在昏暗的灯光下悠闲地喝着白兰地。弥漫在周遭的淡淡香水味,也是如此地熟悉,我忽然恍惚起来,真的是你吗?眼底隐含着疼痛,脸上却张扬着笑意。

白种女人面容姣好的不在少数,但大都粗手大脚.就象洋种鸡一样,有着粗大的脚爪,因而大大的少了女人味.豪门艳女 Paris Hilton 碧眼如波,金发似浪,是个公认的美女.但一双纤手却是青筋暴露,骨节峥嵘,让人看了大杀风景.

又一支舞曲响起,我拥你入怀,在斑驳喧嚣,暧昧煽情的包裹中,我分明呼吸的全部是致命的诱惑。

国人传统的审美观,向来注重女人的手脚,视之为不可或缺之美.千百年来,单单是中国女人的脚就不知演绎出多少悲悲泣泣的故事.换句通俗的话说,咱女同胞的一双玉足,可真是苦大仇深啊!

可是,今夜,我不想寂寞,不想孤独,只想沉沦。你始终低着头,沉默无语。借摇晃起伏的旋律,我轻轻吻了你有些温热湿润的猩唇。一阵幸福的眩晕过后,犹如触电般的感觉瞬间麻醉了我每一根神经,也点燃了我欲望之火。

相传五代时期,南唐后主李煜心血来潮,令人作金莲朵朵,舞女以帛布绕脚成纤小新月状,在金莲中翩翩起舞,如凌云之势.一时宫廷女子皆效法之,称之为“三寸金莲”.此风后传于民间,竟然成为时尚.“迈三寸金莲步,扭四寸小蛇腰.”乃女人中之极品.不裹脚的天足女人成了嫁不掉的剩女.由此引出“小脚一双,眼泪一缸”的杯具.

顾不了许多,我们在需要中彼此给予,沸腾的情绪氧气一样忽悠着灵魂里的火种,我突然发现你裸露的身子红的像曼妙的晚霞。。。。。。。

三寸金莲为何如此受大老爷们儿的青睐?也许是缠足起到了中世纪西方“贞操带”的作用.裹脚后使得女人行动不便,不利于她们红杏出墙,出去包二爷,给老公带绿帽子.可是此举也害苦了不少巾帼英雄,鉴湖女侠秋瑾即为其中之一.作为革命家,他成天与一帮丘八为伍,跌爬滚打,开枪骑马,三寸金莲,极为不便.所以她爱穿天足皮鞋,空处用棉花填满,借以方便革命行动.

最后我疲惫的睡去,醒来时,除了头撕裂般的疼痛,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。只有酒杯上的唇印和那些冰冷的感觉,证明你真的来过。

缠足陋习一折腾就是几百年,直到开民国后,孙大总统颁布“禁缠足令”,咱女同胞的一双玉足才算是拨开乌云见太阳,终于翻身得解放.

那晚,我怀里的女人真是你吗?

时尚往往是盲目的,昔日的美也许就是今天的丑.香港的赵雅芝有次在做关于缠足的采访时,当“缠脚婆婆”(大陆叫“小脚老太”)打开裹脚布后,竟被吓得吓得花容失色,险些昏倒,脚被裹得象肉粽子,哪还有什么美感可言?

本文由澳门皇冠844网站发布于844网站,转载请注明出处:纤手玉足话女孩子,梦里相爱的人

关键词: 女人 私处 纤手 玉足 梦中情人

说说贝克村男人最常见的问题,日本女人VS中国女

初到日本时的生活,那真是苦不堪言。现在回想起来,要不是有两位日本女人为俺那清苦的生活带来的无限慰藉,俺...

详细>>

全球男人JJ和女人胸部平均大小分布地图,当日本

作者:蒋 丰,原文名《日本父亲们知道女儿失贞时的失态》。 好男人与同一个女人玩各种游戏。坏男人与各种女人玩...

详细>>

有性经验的女人为什么比较,女性性高潮与嘴唇

几年前,一次辗转去上海探访几位好友,约好一上海小夫妇晚餐时见面,因他俩刚从苏州赶回上海,待他们地下室泊...

详细>>

美人迟暮一夜间,每一个男人的背后

记不起哪个混蛋说的:“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。”哪用重复一千遍?重复五百遍以后,就可放之四海而皆准...

详细>>